泠云凡

峡谷往事 1

#裴擒虎第一人称
#私设甚多

        第一次听说那人时,其实是在明给的情报里。长安守卫军来了个狙击手,是个半魔种,叫做百里守约。

       那天,俺在西街闲逛,接到消息,说是阿离有事要找俺,让俺暂时不要离开西街。于是俺拿着顺手买来的包子边吃边等,不得不说西街王二狗家买的包子真的不错。

        一片枫叶顺着风飘落到肩头,估计是阿离来了,便顺着枫叶飘来的地方走去,然而在枫叶中的不是阿离而是一个不认识的人,那个人独自蹲在一个有着阴影的角落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虽说太阳晒在身上暖洋洋的,但晒久了会有点燥热的感觉,看那人所在的地方算是难得的一片乘凉地。于是从旁边的摊贩手里买了两瓶水,走过去蹲在他身边,给了他一瓶水。

       “打个赌,你是第一次来长安。”

       他仿佛对俺的突然搭话感到不解,但脸上依然带着一丝浅笑。

        “那谢谢这位大哥了,我来长安已经一段时间了。”

        那人是个半魔种,头顶上有双毛茸茸的狼耳,身后有条尾巴,也是毛茸茸的看起来…很热。

        “你这样,夏天不热吗?看起来很保暖。”

       他表情似乎有了点变化,但依然带着礼貌的微笑。

       “所以才要呆在阴影处。”

       “阿虎!离在这边!”阿离的声音从远方传来,俺抬头一看,阿离撑着伞站在那边朝俺挥手。就准备和那人道别,但再次看向身旁的时候,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

异世界 1

    一如既往的六点半起床,裴擒虎懵着凭借平日的身体本能做着刷牙洗漱。等洗完脸还抹着残余的水珠,准备去厨房弄点吃的解决温饱的时候,余光中抹黑影站在厨房的角落里。

      裴擒虎瞬间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僵硬,硬生生的吓醒了。
略微惊悚的扭头看了眼,一个男子毫无生息的站在那里,低垂着头,头上好像还带着兽耳头箍,看起来一言难尽, 身上
的衣服很明显不是这个时代该穿的。身后仿佛还有条尾巴。

      “大哥?”裴擒虎试探性的开口问道。“这里是俺家。”

      那人应该是听到了,抬起了头,略带迷茫的眼神看向了裴擒虎。

      “裴擒虎?你怎么穿这种衣服?”听到那男子的第一句话,裴擒虎觉得自己的脑回路跟不上。

      “大哥,你谁啊,怎么知道俺名字的。”

       那人好像没想到过裴擒虎的反应是这样子的。

      “你怎么了?我是百里守约。”那人的话语声越来越低。

        裴擒虎看那人虽然没有什么其他举动,但警惕心依然没有放下。

      “百里守约?行吧,你怎么在俺家。”裴擒虎开始回忆,自家菜刀在哪个位置。

      “不知道,我...我没记错我刚刚还在峡谷..然后眼前一黑。”

      “峡谷?在哪?”幸好今天是周日裴擒虎也不用上班有时间跟这人扯,从冰箱里拿出了袋面包咀嚼着。

      百里守约看着眼前人不知道说什么,那人的样子明明就是裴擒虎,但是感觉为什么那么的陌生。

      “那…这里是哪里”“地球啊,你不是地球人?这点常识都不知道。”百里守约透过窗户看到外面的景象,跟峡谷里的完全不一样

      裴擒虎走到百里守约的面前想要拍个肩称兄道弟来降低对方的警惕心。

       一掌落空,百里守约像不存在一样,裴擒虎拍到了空气。

      时间仿佛停留在那一瞬间,  裴擒虎略微尴尬的收回手。

      “阿飘?”裴擒虎感到一股凉风从背后吹过,自己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悄悄的背着那人掐了自己一下,来保持镇定。

      然而百里守约自己也没料到,自己在这个异世界会以这个形态存活。

     回忆起之前,虽然先前的记忆有点缺失,但好像有人让自己带回一个原属于峡谷的人,以眼下的情景,  那人估计就是裴擒虎了。

群宣
  桓武纵迁京,阴阳歌升平。
        破魔化咒指,百鬼阵夜行。印符除天命,刀剑尽化形。正邪持神道,魑魅险安灵。
        平安时代,阴阳交错,百鬼夜行。妖鬼潜伏于黑暗伺机而动。只待你踏上这条路的瞬间——阴阳通行。或是纷乱枫林中鬼女清姿巧笑,或是残月孤光下狐火燎乱魂冥,或是凄冷夜色中青灯娇语引梦,或是狂嚣乱风后鬼王踏酒而行。或是寂静夜空里猎者持弓弯弦符阵守四方,险得半分安宁。
       
        两界交错,天理紊乱,刀剑生魂,诸器存魄。
        流转于岁月暗流之中的神剑名刀借得一二契机,刀剑本有灵,窥得天机皆凝神修体,隐伏于薄刃寒铁,以身为剑,龙啸倚天;以灵为剑,君子归一。
        大能者上可移群山,下可填沧海,除恶鬼斩奸邪去妖魔化鬼神,于这乱世之中守得一方时空安稳。

        更有无数能人志士身毁神未灭,两界通行。
         背水战终覆江东,寒霜青森造王冢。
         剑歌青莲行侠客,紫绶乾坤欺蛟龙。燕返胧刀画细雪,箭雨燎原诛阳宗。七月流火封赤壁,刃结破苍绽刀锋。心怀天下分三国,烈焰炮火开前路。圣骑之力结乱世,灼炎之书藏真理。诸雄齐聚,战乱纷纷。阴阳纷乱,时空交接。混乱初生。

      各位小可爱有没有被上面正经的群宣吓到_(´ཀ`」 ∠)_,被吓到可以投入本少的怀里哟∂(*´∀`*)。这是一个混合语c,参杂了农药,阴阳师和梦间集(= ̄ω ̄=)。本群坚持不共皮,皮是专属的,不开同体。所以小宝贝们要撸自戏惹٩(๑•◡-๑)۶欢迎各位小宝贝大老爷们加入哟(*´˘`*)♡"本群有大量美男子和美女,腐基百合样样俱全,找cp最好之处,暖心管理,贴心(基佬)群主会给你爱♂的关怀,所以各位小宝宝大老爷们快投入我们的怀爆♂吧♪=͟͟͞͞♪=͟͟͞͞    (,,•▽•,, )
  心动不如行动,心动的小可爱们就加群吧 剧毒农药生产批发中心,门牌号:194629346

平淡无奇的庄园生活了解一下

微杰佣

平淡无奇的流水账了解一下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求生者已经不惧怕监视者了。

        也许是因为里奥认了艾玛做义女,也许是因为一次突如其来的公开,杰克和佣兵在一起了,也许是因为求生者无论是迷失还是死亡或者逃脱,睁眼后依然还在庄园里。这一切的一切导致求生者和监视者无法正常的进行游戏,反正无论过程怎么样,结局还是相同的。

        在不进行游戏的时候,庄园里可以说是一片祥和。

        蜘蛛小姐在给机械师量身围准备在入冬前织件毛衣给她。

        里奥带着艾玛修补着因为艾玛贪玩而拆坏的椅子。

        奈布窝在躺椅里享受着难得的阳光,而杰克在旁边悠悠然然的品着红茶。

        班恩和医生在厨房里做着午饭。

        盲女在用双手感知着信号枪,空军在旁边小心翼翼的看着,怕盲女不小心走火。

        幸运儿律师一伙人凑在一起在打牌。

        完全没有曾经刚来的紧张感,也许是因为大家在外面都没有了牵挂,在这里彼此之间产生了感情。

        随着时间的流逝,在游戏中都找不到紧张感,四个求生者和一个监管者坐在一起八卦着,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再石头剪刀布来分出这局赢的是哪方。

        最终,庄园主看不下去了。毕竟他是为了感受游戏中的刺激才召集了他们,乌鸦都是他的眼线,由于他把让人失去记忆的方式忘了,把人全赶走他也会感到孤独,犹豫再三决定把所有人叫来,问监管者为什么不好好游戏!监管者表示要把已经熟悉的人打伤,真心下不了手。

        最后求生者和监守者和庄园主三方达成了共识,更换监管者的武器,求生者要好好游戏,庄园主给他们更多的休息时间。

        于是里奥的夺命铁钩换成了充气鲨鱼锤,小丑那能把人劈成两半的电锯换成了纸板做的火箭筒……

嗯,今天的庄园依然是祥和呢。

追逐游戏 1

#私设
1 游戏时并非现实世界,参与者则是坐在桌前,意识陷入庄园主构造的梦里面,在梦境里(也就是游戏中)参与者的意识会附在均高一米左右的布偶上,每个布偶样子则是参与者的体貌特征,监守者则以原型参与游戏。
2 杰克拟人
3 总共有四场游戏,前三场算是练手,第四场才是重点,以四场游戏为一季度,一年共有四个季度,共有四个监守者,一人参与一季度。参与者会在庄园呆七天,每场游戏结束后休息一天,在第七天也就是第四场游戏结束后,获胜者可以提出一个要求并且不会失去这七天的记忆,庄园主会满足提出的要求,失败者则失去大部分记忆送出庄园。

如果接受!请往下看。

         奈布曾经是一名效力于东印度公司的雇佣兵,但因为坚信人类生而平等的思想,他对战争的厌恶达到了顶峰,随后他成为了一名自由的雇佣兵,但退休后早已远离嗜血的生活,也许半夜猛然惊醒,会有那么一刻迷茫,早已对如今这安稳的生活厌倦,却无奈于自身的因素,也只能带着一丝无力感躲进梦中来逃避现实。

         如果不是在一次任务中的失误,被人挑了双手的手筋,不良的就医,导致双手脱离了奈布的掌控,无意识的抖动,甚至连基本的起居都带来了麻烦,被迫中断的佣兵生涯,这颗满怀激情的心也逐渐落寞。

         阳光透过沉重的窗帘,给昏暗的室内带来了光明更多的是朦胧,拥有良好作息的奈布此时才悠然转醒,慵懒的支起身,当发现天已经亮的时候,愣住了,但片刻后,幽幽的自嘲一句:“果然不行了呢。”
       双手无意识的床上摸索着,准备捞件衣服,却触碰到了一丝凉意,奈布心一惊,入眼则是一封信,勾起了奈布的警戒,‘莫非是在我睡梦中,有人放在这里的?但我却一点都没感觉到。’
         急忙起身去检查门和窗,均没有外来入侵的迹象,奈布感觉到凉意袭向自己,从手尖蔓延到后背,‘莫非是,鬼?’任务的厮杀对于奈布来说并不可怕,可以说这世间唯一能让奈布恐惧的只要牛鬼蛇神。奈布摇了摇脑袋,试图把这个可怕的想法驱逐出去,双手则哆哆嗦嗦的打开了信封。

亲爱的奈布·萨贝达先生
        我庄园目前准备举行的一个游戏,如果能在游戏中获胜,作为庄园主的我会满足,胜者的任何一个愿望。
地点:温斯顿庄园 时间:五月一号
由衷的希望您能来参加。
                                                           庄园主

         此时奈布已经放弃思考这信是怎么来的,这短短几行字却让奈布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目光停留在‘愿望’上面。


性格分析
在游戏中提到过佣兵久经沙场、为了刺激而参与游戏,由此可以初步判定佣兵根本不怕死,甚至为了刺激愿意付出生命
但游戏中却表现出左顾右盼等害怕的表现
我认为佣兵害怕的不是死亡而是惊吓 可能会怕鬼一类的(讲真监管者从外形上来看不像是正常的人类)
个人半夜瞎分析
私心杰佣

病态家人(1)

一家四口,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满带着对未来生活的向往。
母亲举起酒杯向父亲敬酒,父亲不再是以往的一脸严肃而带着笑容的回敬后。
拿起餐刀,开始切割眼前已经被烹饪过的人体盛宴。
桌上白烛的火光随着一阵带着血腥味的风摇晃,黄金制作成的餐具在烛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
父亲仔细中带着一丝优雅的切下了一块大腿肉递给了母亲,第二块给了自己,第三第四块给了自己的两个女儿。
小女儿开心的拿着刀叉按着肉的纹路切割着,叉起一块大小适当的肉,用心去体验肉带来的美味。
大女儿则站起来,用餐刀挑起来心脏,给了父亲。父亲惊讶的笑了。
轻巧的走到餐桌的另一边,没有带起一丝风。换了把较为大的厨刀,为母亲斩着排骨,因为她知道母亲最爱吃这个。
母亲品尝着红酒,靠着背椅,微眯着双眼,享受着“灾难”带来的一切。
镜头给向了屋外。满地废墟,街上随处可见已经腐烂的尸体残骸和已经凝固已久的血印,只有这栋房子依然完美无缺的屹立着。